全安亭洋新闻>综合>一座城市三千年不熄的炉火与一个国家的工业化梦想

一座城市三千年不熄的炉火与一个国家的工业化梦想

2019-11-24 11:30:49  阅读量:1764

摘要:五年内两次去同一个地方在毛泽东的生活中是罕见的。毛泽东心目中的“火”是工业文明的象征,是中国实现工业化的梦想。他带领站起来的中国走向工业化。66岁的龚昌根,黄石博物馆前馆长,参与了铜绿山古铜矿遗址的初

 

黄石国家矿山公园。

学生在黄石国家矿山公园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华新水泥厂旧址。这组照片:黄石市委宣传部

随着共和国70岁生日的临近,毛泽东巨大的矿石石像已经成为这座城市爱国主义教育“打卡上班”的里程碑,源源不断的市民前来表达敬意和追求梦想。

这座城市享有“百里金地,江南聚宝盆”的美誉。传说这里的每一块石头都“含有黄金和隐藏的铜”。这座城市以“青铜之都”、“钢摇篮”和“水泥之乡”而闻名。在这个城市里,有一个工业遗产的旅游景点--国家矿山公园。公园的“日出东方”广场上矗立着一尊手持矿石的毛泽东雕像。

这是湖北黄石,一个以“中国现代工业的摇篮”为荣的城市,一个以新中国成立五年来毛泽东两次来访为荣的城市。

创始领导人心中有一团“火”。

1953年2月19日,当春天寒冷的时候,毛泽东乘坐“长江”号轮船去长江考察。

天黑时,他看见岸上灯光闪烁。他的随行人员告诉他,这是湖北黄石,毛泽东立即提出上岸看看。

负责安全的同志劝阻他,说黄石连路都没有,很不方便。毛泽东说,“路不好。即使我骑着驴,我也要去看。”

根据湖北档案馆的记录,毛泽东和他的一行在下船后直奔大冶钢铁厂。从炼钢、铸钢、锻钢到轧钢,毛泽东在车间里从南向北走,从头到尾看着生产线。

在轧机中,在430轧机加热炉旁边,毛泽东仔细询问了生产情况。在炼铁厂,毛泽东从工人手中接过蓝色的火玻璃,看着熔融的铁熔化。在长江码头,毛泽东回头看了看长江附近失火的大冶钢铁厂,对来给他送行的同志们说:“我希望你们能把这家工厂经营好!”

1958年9月15日,在参加第一批从WISCO出来的铁水庆祝活动后的第三天,毛泽东原本打算从武汉访问安徽。然而,他暂时提议再次访问黄石。他今天参观的大冶铁矿是他一生中唯一参观过的铁矿。据记载,毛泽东再次来到大冶钢铁厂,登上平炉,与在役工人握手,称赞钢铁厂的“快速发展”。

五年内两次去同一个地方在毛泽东的生活中是罕见的。这个轶事一直是黄石人介绍他们城市的特别“名片”。

为什么毛泽东如此重视黄石?只要我们回头看看70年前“穷而穷”的中国,以及近代以来一直穷而弱的中国,不难理解共和国的缔造者心中有一团“火”,这使他更加关注这个“采矿和冶金之都”,中国近代第一个用机器开采的大型铁矿。

毛泽东心目中的“火”是工业文明的象征,是中国实现工业化的梦想。另一方面,黄石公园是一座3000年来从未失火的城市。

旧中国给新中国留下了“家族背景”,工业极其落后。毛泽东曾哀叹中国“不能制造汽车、飞机、坦克或拖拉机”。工业的落后最突出地反映在中国的“人均钢产量只够制造一把镰刀”

现代中国从世界文明的顶端“跌落悬崖”。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为建设新中国进行血腥斗争之前,有远大理想的人为救国强国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但他们无能为力,毫无用处。“矿冶之都”黄石是其命运的缩影。

毛泽东曾经指出,谈到中国的钢铁工业,人们不能忘记张之洞。张之洞是毛泽东心目中不应该忘记的几个现代中国人之一。这是因为在清末统治湖北期间,张之洞为了发展民族工业,减少对外依存度,实现富裕的强兵,成立了亚洲最大、最早的钢铁合资企业韩业平公司。他被誉为现代中国的“钢铁之父”。湖北省档案馆保存着一份完整的《汉冶平公司志》。那一年,汉阳钢铁厂来自大冶铁矿,比日本第一家钢铁企业八帆钢铁厂早7年,占全国钢铁总产量的近99%。可以说,中国现代钢铁工业发展的序幕也在黄石拉开了。

然而,当时中国摇摇欲坠,张之洞无法恢复,韩业平也无能为力。然而,毛泽东没有忘记张之洞等人的努力。黄石是长江中游南岸的矿业冶金之都,在毛泽东的心目中仍然占有重要地位。他带领站起来的中国走向工业化。“你必须骑着驴去看黄石公园”,这完全符合历史逻辑。

在过去的60年里,这座由采矿业建立、冶金业发展起来的历史文化名城发生了什么变化?考虑到这些问题,新华社每日电讯记者从铜绿山的古铜矿遗址开始调查。

桐庐山原火

在铜绿山,一座三层楼高的建筑引人注目,周围都是矿井和坑洼。正门上方的八个金字“铜绿山古铜矿遗址”又帅又重。这些是夏奈先生写的,他是一位对这个地方特别感兴趣的考古学家,很少题字。

1973年6月,大冶有色金属公司的矿工在铜绿山露天采矿时,意外发现地下隐藏着13根铜轴。

根据这些青铜斧,考古学家挖掘出了神秘的古代矿井,如蜘蛛网和迷宫。

66岁的龚昌根,黄石博物馆前馆长,参与了铜绿山古铜矿遗址的初步考古调查。据他介绍,同位素碳14测定表明,铜绿山古铜矿遗址最古老的矿山可追溯到3200多年前,可追溯到商代晚期。在西周、春秋、战国和西汉之后,以及隋唐之后,它继续在早期遗址上开采,持续了13个世纪。

挖掘就像来自地面的雷声,揭开了中国工业文明神秘面纱的一角。3000多年前的遗址是世界上发现的最大的古铜矿遗址,采矿时间最长,冶炼技术水平最高,保存最完整,文化内涵最丰富,颠覆了“西方青铜文化”。

"铜草花,紫色花,哪里有铜,哪里就有铜."秋冬季,游客们一路观赏棕紫铜花,走近铜绿山古矿遗址博物馆。“铜草花的形状像牙刷,也叫牙刷花。它的魔力在于它的盛开表明地下有铜矿。”博物馆评论员张炎说。

走上台阶,在废墟博物馆里,一个3000多年前的古代采矿遗址令人震惊。在矿区旁边的四方塘遗址,考古学家于2012年发现了一座宋明时期的焙烧炉,近年来发现了一组由几十座春秋时期的墓葬组成的墓葬群——这是中国矿冶考古中首次发现古墓。

矿冶文化研究专家、湖北理工学院院长李社娇带领《新华日报》记者参观并解释说,“研究发现,当时的祖先已经掌握了一套先进的采矿、采矿和冶炼技术。它解决了深井开采支护、照明、排水、运输、通风等技术问题。,并采用高炉炼铜技术,形成科学的采矿和冶炼技术体系。”李社教说:“冶炼是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的转折点。铜绿山遗址发现的八座竖炉代表了先秦时期中国铜冶炼的最高水平。”

昆明理工大学的一位教授抚摸着铜绿山古铜矿遗址的墙壁,痛哭流涕。他说,当我们过去告诉大学生塔式连接框架支撑技术时,我们引用了200年前英国的例子,但我们认为我们的祖先早在2000年前就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对大量古代炉渣遗迹的取样分析表明,其铜含量大多低于0.7%,与现代科技炼铜炉渣相差不大。据专家研究,继母吴丁和王月勾践的铜像来自桐庐山。桐庐青铜能铸造大量武器,这与楚国的实力直接相关。

考古学家夏奈对桐庐山有着特殊的兴趣。1976年和1980年,夏奈两次游览桐庐山。1980年6月2日,中国古代青铜器研讨会在纽约举行。在开幕式上,夏奈第一个发言。他就“铜绿山古铜矿的发掘”向世界各地的学者发表了演讲。

1981年10月13日,古代冶金技术国际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会上,夏奈和尹张伟详细讲解了铜绿山古炼铜炉和模拟实验,引起了世界各地专家学者的兴趣。会后,包括世界著名冶金历史专家、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史密斯(Smith)在内的8人小组专程前往铜绿山考察古铜矿遗址。

当时,78岁的史密斯教授兴奋地说:“多么聪明的人啊!我在这里看到了世界其他地方看不到的东西。”

美国哈佛大学考古学家马丁教授(Professor Martin)表示:“虽然铜冶炼在中东等地已经开始很长一段时间了,但其采矿场地的规模和冶炼炉的先进水平远不能与中国铜绿山古铜矿相提并论。铜绿山古铜矿遗址无疑是世界一流的古铜矿遗址。”

李社娇认为,铜矿的大规模开采需要细致的协调和分工。铜绿山古铜矿遗址证明,早在3000多年前,中国古代除了农业文明外,还拥有以黄石为代表的先进工业文明。这里的大火已经3000年没有熄灭,推动了中国工业文明的不断发展和进步。

1982年,国务院将其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5年,国家文物局将其列入中国申报的世界文化遗产名录。2001年3月,它被命名为“20世纪中国百大考古发现”之一。

千年之久的大火

黄石不仅有铜绿山的古铜矿,还有铁山上长2200米、深440米的大冶铁矿露天矿坑,被称为“亚洲第一个矿坑”,是湖北省黄石市“千年铁都”历史的见证。

清朝康熙年间编纂的《大冶县志》说:“桐庐在县城以西五英里处。这座山是紫色和红色的。每次阵雨都是过时的,覆盖着铜绿,比如雪花、红豆或云谷的铜矿。”记录显示,大冶自古以来就是铜的产地。

吴王孙权利用黄武五年(公元226年)从武昌收集铜和铁,制造了1000把剑和10000把刀梁涛洪景《南北朝古今剑录》中记载的孙权铸造黄石铜铁兵器的历史,刻在“亚洲第一个矿坑”旁边的浮雕墙上。十七组铜浮雕讲述了大冶铁矿一千年的采矿历史,吸引游客驻足观看。

遗址和文物的考古发现表明黄石地区是中国青铜文化的发祥地之一。隋朝时,晋国国王杨光下令在铁山以南修建十座冶炼炉,铸造五铢。南宋时,岳飞命令岳家军在大冶开矿,铸造“大冶之剑”与晋军作战。晚唐农民起义领袖黄超、晚明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等人也在黄石留下了采矿冶炼的痕迹。

根据长期关注黄石矿冶文化的专家,如李社教、龚昌根,黄石火盛、地位最高的时期应该是唐宋时期。据《隋唐五代史》记载:“唐天佑二年(905年),杨武、吴昌,我们的特使秦沛在七年的统治下,积累了20万军事储备,开辟了青山大冶,公众充满敬意。”

这是历史上大冶“青山”冶炼遗址的最早记录。由于建立青山院(院是一个采矿和冶炼机构,院是一个行政机构)、采矿和冶炼以及大型熔炉冶炼,秦沛也成为黄石人民庆祝了几千年的历史人物。

事实上,在秦沛之前,唐代文学巨匠韩愈的父亲韩仲卿曾在武昌县令任职,为当地矿业和冶金的发展做出了贡献。韩仲卿离任后,老百姓立了一座纪念碑来赞美他。作者是李白,一位生活在张羽(今南昌)的伟大诗人,由于对王勇的信仰,他经常搬到武昌。他在《武昌载韩军去四宋碑》中写道:“它早期的青铜和铁曾经是绿色的,但它没有从它选择的地方出来。大冶鼓被铸造,仿佛上天降下了众神。它经过烹饪和抛光,价值数万亿美元,无论是公共的还是私人的。”

北宋五年(公元967年),李渔为南唐统治者时,他分析了武昌县的三个乡镇,并与青山院合并建立了一个新的县。根据“天地是炉,自然是大冶”的说法,他取了“大兴冶金炉”的意思,命名为大冶县。

明朝建立后不久,朱元璋在黄石管辖的大冶和阳信建立了兴国冶金学。大冶铁山已成为兴国冶金的铁矿基地。据史料记载,当时国有铁的年产量超过1800万斤,兴国冶金有限公司在洪武七年(1374年)生产了100万斤铁,这表明当时铁矿石开采和冶炼十分繁荣。

现代工业的火花

在黄石国家矿山公园,为纪念洋务运动的代表盛宣怀而建的外盛阁(Waisheng亭)位于“亚洲第一个矿坑”的边缘。

两年前,铁山区新桥改造后命名为“宣化门”。在长江南岸的汉冶坪遗址,竖立了两座7.2米高的雕像,纪念张之洞和盛宣怀,他们都死于72岁。所有这些都表明这两位历史人物与这座城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钢铁工业是现代工业的灵魂。钢铁生产技术的飞速发展推动着西方现代工业日新月异,“富强是世界上最好的”。当时,中国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洋务企业需要大量的钢铁,而当地人民生产的大部分钢铁都不适合,所以他们不得不从西方人手中“转移数百万”。也就是说,外国针头是一件很小的东西,每年对那些进入中国的人来说价值超过70万元。

更严重的是,一旦外国人的煤和铁不来,工厂工人将会陷入困境。煤和铁工业直接占据了中国现代工业的咽喉。发展地方钢铁工业逐渐成为洋务运动乃至政府和人民的强烈愿望。

1874年,时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派手下盛宣怀到全国各地寻找煤铁产地。同时,他引进了西方先进的技术和设备,建立了中国的钢铁工业。1875年,盛宣怀在湖北广济潘塘建立了“湖北矿务局”。

1877年秋,盛宣怀雇佣的英国矿工郭士敦在他的勘探报告中说:“大冶县有更多的铁矿...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在铁层中有大约500万吨的铁矿脉。如果使用两个熔炉,100年就足够了。”这里铁矿石的净质量是60%-66%,而世界上最好的铁矿石的净质量是70%。大冶铁矿可与英国、美国和其他国家生产的细铁矿相媲美。

黄石,这个燃烧了3000年的矿业冶金“古都”,肩负着发展现代工业和振兴民族工业的重任。

1889年,张之洞调任湖广总督后,开始在湖北进行西化。四年后,他主持了汉阳钢铁厂的建设并投入生产,成为亚洲第一家现代钢铁企业。大冶铁矿(Daye Iron Mine),位于大冶县,作为炼铁厂的原料基地,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座机械开采的大型露天铁矿,当时在东亚规模最大。

为了将矿石从大冶铁矿经长江运输到汉阳铁矿,1892年铺设了一条从铁山脚下到河边石灰窑的铁路。这是湖北历史上第一条铁路。客车和货车以及枕木都是从德国购买的。

1896年,张之洞将厂矿移交给盛宣怀进行招商引资,并将政府办公室改为官方商务办公室。1908年,盛宣怀将汉阳铁矿、大冶铁矿、萍乡煤矿合并,成立汉冶平煤矿有限公司,开始了公司的业务流程。

两者“承上启下”,共同开拓了中国现代钢铁工业。汉冶平公司作为当时亚洲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被誉为“中国钢铁工业的摇篮”。

民国一年的《东方杂志》记载,当汉冶平公司生产的铁在美国试销时,美国人感到“震惊和珍贵”。因为添加到外来铁中的锰太少,所以在使用时经常会害怕脱落。韩铁含有天然锰,冶炼时加入锰矿。该产品“软硬兼施”。

作为中国现代工业的一个品牌,汉冶平的产品多次参加各种国际国内展览,并获得许多奖项。

直到1919年鞍山钢铁厂建成投产,它才在20多年的时间里生产了中国90%以上的钢铁。

清朝末年,大冶丰富的铜铁矿和石灰石吸引了大量的官方和民间资本流入,十几个国营、私营和外资煤矿相继出现。1913年,汉冶平公司成立了大冶钢铁厂,1922年其第一高炉炼铁。

黄石地区还分布着慈禧太后批准的远东第一家水泥厂——季华水泥厂,中南地区第一条铁路——大冶铁矿运输铁路,中南地区第一家电厂——黄石电厂,湖北省最大的煤炭基地——原华煤矿公司,长江最大的矿石运输港口——黄石港。

李社教表示,清末民初,黄石是中国唯一拥有钢铁、水泥、煤炭、电力等重工业的矿业和冶炼工业基地。黄石是中国近代民族重工业分布最集中的地区,也是中国近代工业史上的一道曙光。

然而,由于这个国家又穷又弱,黎明太弱了。在汉阳钢铁厂的改建和扩建过程中,盛宣怀既未能获得国库空虚的清政府的财政支持,也未能从私营部门获得足够的资金。它必须与日本签订贷款合同,并偿还大冶铁矿的本金和利息。一步步地,它落入了日本人设置的陷阱...

从1938年10月大冶沦陷到1945年日本投降,日本从大冶矿区掠夺了500多万吨铁矿石,占日本掠夺中国铁矿石的9.66%。记录显示,大冶铁矿于1893年至1945年正式投产,共生产铁矿石2092.3万吨,其中1558.8万吨被日本带走,约占总产量的74%。

湖北师范大学教授、韩业平研究中心主任蔡明伦认为,韩业平的历史就是中国现代工业的历史。汉冶平公司的发展与国家的命运息息相关。只有国家站起来,企业才有发展空间。

湖北大学的周纪明教授说:“汉冶平公司最终失败了。失败的原因很复杂,目前的形势动荡不安,日本负债累累,但最重要的是,它从未得到国家的支持。”

工业权力的薪酬之火

站在湖北新冶金钢铁有限公司汉冶坪广场,历史与现实的强烈反差令人遗憾:一方面是为国产c919大型客机、港珠澳大桥、神舟、天宫、嫦娥提供特殊钢的现代化生产车间,另一方面是汉冶坪高炉所在地,历经沧桑,如今只剩下破碎的墙壁。

这两座建于20世纪20年代初的高炉是当时中国最大的高炉,共生产2年零2个月,生产258,000多吨生铁,其中大部分被运往日本偿还日本债务。

1938年夏天,日军逼近石灰窑,用飞机封锁了黄石港的上游。同年7月28日,蒋介石致电钢铁厂搬迁委员会主席杨曾几:“汉冶平公司的大冶化学铁炉拆除不便,应做好爆破准备。”随后,国民党武汉驻军总指挥部派出爆破队炸毁了一些主要设备和工厂,如炼铁炉和热风炉。

国家的不稳定以及贫穷和软弱的积累导致了一度处于全盛时期的汉冶平公司的迅速衰落和名义上的存在。1948年底,国民政府正式废除汉冶平公司,将其全部资产移交给新成立的华中钢铁有限公司,汉冶平公司退出历史舞台。

抗日战争胜利后,华中钢铁公司想恢复高炉冶炼,但垂死的国民政府既缺乏机器部件,也缺乏资金。最终,它成功建造了一座66立方米的小型高炉。

振兴民族钢铁工业的重要任务落在中国共产党人的肩上。1949年5月15日拂晓,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黄镇被和平解放。那天晚上,大冶县解放了,由武汉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并有一个石灰窑工业特别专员。

同年6月12日,经中原临时人民政府批准,石页县、铁卢、神武、尚乐、下漳四乡设立“湖北大冶特别行政区办公室”。

1949年9月29日,经湖北省人民政府批准,“湖北省大冶工矿特区”成立,这是新中国第一个工矿特区。

第一特殊工矿区负责人刘金生曾说:“大冶特殊工矿区是奉毛泽东主席指示建立的,目的是发展工业商业,支持全国解放。因为这是一个工业区,所以上级特别重视它,将来还能支持其他地方。”当时,矿区人口超过40,000,矿山工人超过5,000人。

黄石因其采矿和冶金而在近代中国占据突出地位。就像张之洞等洋务领导人在帝国主义列强的强大炮火刺激下,通过向外国人学习和运用自己的技能控制外国人,竭力建立民族钢铁工业一样,毛泽东等新中国的创建者也对民族工业的落后有着深刻的痛苦和强烈的钢铁情结。

1945年,毛泽东在他关于联合政府的文章中写道:“没有工业,就没有巩固的国防,人民就没有福利,国家就没有繁荣。”正是这个强大的工业综合体导致毛泽东在1953年和1958年两次访问黄石。

受毛泽东视察的启发,大冶铁矿在1959年生产了290万吨矿石。到20世纪70年代初,产量达到峰值,年产量为550.1万吨。黄石作为新中国的“工业粮仓”,不断向全国输送原材料,为振兴民族工业做出贡献。

数据显示,黄石从建国到2008年,已向全国贡献了1.9亿吨铁矿石、74.13万吨铜精矿、5400万吨原煤和5.6亿吨非金属矿。生产了2865万吨钢、270万吨铜和1.25亿吨水泥。直接缴纳利税270亿元,累计缴纳350亿元。

变革与发展的“战争”

1950年8月21日,中央人民政府行政会议电告中南军事政治委员会,将石灰窑和黄石港工矿区合并为一个省辖市,命名为黄石市。黄石成为湖北省第二个直辖市。

国家建设期间,依托丰富的矿产资源,实施了全国十大特殊钢厂之一的大冶钢铁厂、全国十大铁矿之一的大冶铁矿、全国三大水泥生产基地之一的华鑫水泥、全国六大铜矿之一的大冶有色金属等27个重点工业项目。成千上万的工业工人从全国各地蜂拥而至。

1956年,21岁的马敬媛毕业于华中钢铁公司大冶技工学校,与班上30多名学生一起被分配到刚刚重建的大冶铁矿。此后,他从电工到车间团支部书记,再到矿档案室主任,参与编写黄石市档案和汉冶平公司档案。他目睹了矿区的繁荣、衰落和转型。

马敬媛记得20世纪60年代和80年代是大冶铁矿最好的年代,有1万多名工人,年产量超过500万吨铁矿石。企业福利好,员工福利好,冰棍和软饮料在夏天免费,每个人都特别精力充沛。

湖北工学院长江中游矿冶文化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王定兴表示,大冶铁矿、大冶钢铁厂、华新水泥等大型企业的开业直接导致铁路、码头的建成和人口的流动,连接铁山、夏禄和石灰窑,使这座年轻的城市成为长江沿岸著名的矿冶城市。

刘文祥在黄石老城铁路附近长大,他记得在20世纪90年代,蒸汽机车每天穿梭于老城和几个主要的工矿企业之间,既拉煤、铁矿石,也拉工人。成千上万的工人坐火车去工厂工作的盛况是令人难忘的。

工业的兴起促进了城市的快速发展。改革开放以来,黄石凭借其坚实的工业基础,曾经在高速经济增长的光环下熠熠生辉,一直彰显着“黄儿”的光辉。黄石的采掘业和工业总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2%,创历史新高,成为湖北仅次于武汉的第二大城市。

今天,我们来到大冶铁矿。它东西长2200米,南北宽550米,高444米,陨石坑面积108万平方米。巨大的漏斗形采矿和冶炼峡谷令人惊叹。它生动地见证了中国100年的工业历史,也讲述了一个矿业冶金城市在资源逐渐枯竭后的创伤和重生。

“亚洲第一个矿坑”的形成伴随着共和国的工业化。从1958年到2016年,工人们收集了近1.4亿吨原矿,生产了近8600万吨铁精矿。供应给WISCO的铁金属量占WISCO生产生铁总量的70%。大冶铁矿成为真正的“WISCO粮仓”。

经过多年的积累,采矿业已经排放了大约3.7亿吨废石。废石堆在矿区周围绵延十多英里,堆积了几座几十米高的小山。

铜绿山下大冶有色铜绿山矿生产车间,矿石将被送往下游车间生产铜、铁、金等。研磨和浮选后。自1965年以来,这里每年开采130多万吨矿石。目前,这里生产和收集的矿石每年可生产1万吨铜、20多万吨铁和500公斤黄金。

记者开车穿过黄石老城,对破败的街道、破旧的建筑和满眼灰色的色调感到有些沮丧。

绵延数千年的“大火”给矿山和工厂建设的城市带来了荣耀,资源的不断开发也使其遭受巨大的生态赤字:150多个尾矿库、数十万亩工矿废弃地、大面积湖泊污染、生态功能退化...黄石最多有100多个烟囱,年粉尘量超过6000吨,被称为“浅灰色城市”。

2009年3月,国务院公布了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黄石市被列入其中,其辖下的大冶市被列入第一批。

进入21世纪,由于全球能源市场、钢铁市场和有色金属市场的低迷,资源枯竭、环境污染和失业带来的阵痛更加突出,前“黄二”远远落后于宜昌和襄阳,湖北国内生产总值排名下降到10位左右,著名的矿冶城市正站在发展的十字路口。

回到“黄儿”,黄石没有从事大型房地产,而是坚持不懈地追求现代工业的梦想。他们大声喊出了建设生态城市和加强工业城市的口号,并计划建设一个先进制造业城市。

严红勇以前是大冶铁矿的矿工,现在已经成为黄石国家矿山公园的负责人。他致力于矿区生态环境的恢复和管理,与同事们一起创造了“岩石植树”的奇迹。

严红勇说,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矿区开始尝试在废石堆上植树。经过反复尝试,终于找到了成活率较高的刺槐。在接下来的30年左右,一代合同工继续在贫瘠的废石堆上种植120多万棵刺槐。昔日的废石堆已成为亚洲最大的硬石林和再生生态林,面积366万平方米,相当于约8个天安门广场。

2007年,黄石国家矿山公园正式开放,成为中国第一个国家矿山公园。在公园的一块空地上,工人们用废钢制作工艺雕塑,并建造了一个采矿和冶金博览会公园。原有的铁矿石设施已被改造成“地下探险”、“石海绿洲”和“九龙洞天”等旅游景点。

如今,它已成为国家4a级旅游景点和黄石工业旅游的闪亮名片,每年接待10万游客。

铜绿山也开始生态修复:555.7公顷已确定为遗址保护区红线,实施了古矿区生态修复、山体破坏修复、土壤重金属修复、水污染生态修复、工矿企业废弃建筑遗址生态修复。依托铜绿山古铜矿遗址,在遗址北侧建立铜绿山特种青铜城,建设国家一级考古遗址公园,集旅游、文化展示、产业融合于一体,让千年青铜遗址继续谱写新篇章。

黄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钟丽萍表示,近年来黄石市坚持铁腕治污,把长江保护摆在压倒一切的位置。相继关闭了1000多家“五小”企业,拆除了123个非法码头,关闭了131个露天采石场,实现了全区没有“五小”企业和非法码头。投资30亿元,完成工矿废弃地复垦项目71个,复垦面积4万亩,森林覆盖率36.1%。2018年,黄石获得“国家森林城市”称号。

生态转型是“根本问题”,建设强大的工业城市和先进的制造业城市是这座燃烧了几千年的城市坚定不移地追求现代工业梦想的“必要问题”。

在转型过程中,曾经支撑黄石经济的数百年老店从废墟中重生,成为高品质发展的“压石”。

华信水泥投资60亿元,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百年修复基地和工厂,去年利润超过30亿元。新冶金钢铁投资30多亿元实施技术改造,向军工、航天、汽车专用钢材方向发展。去年,利税超过10亿元。

黄石在推进有色金属、黑色金属、建材等传统支柱产业转型升级的基础上,依托雄厚的产业基础和优越的区位优势,加快了电子信息、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的培育。

大冶湖国家高新区,汉龙新能源汽车处于领先地位,发动机、轮毂、座椅、天窗、新型锂电池材料等配套产业日益完善。以保健酒为龙头,金牌30万吨保健酒基地和生物医药产业园初具规模。

在黄石经济技术开发区,电子信息产业的“铁三角”,胡适电子、新兴电子、尚达电子相继落户。光电产品、电子基础材料、应用电子和嵌入式软件等配套项目纷纷跟进,成为国内重要的pcb(印刷电路板)产业集聚区。

目前黄石市已形成铜冶炼深加工、电子信息、服装、模具、化工医药等八大重点增长型产业集群,产业结构明显优化。

黄石市委书记董卫民说,只有落后的产品和产业,制造业应该进一步了解和深化。黄石正全力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建设先进制造业城市。

这座承载着中国千年工业文明、百年工业梦和强国梦的城市,正站在高质量发展的新起点上。在这里,变革和发展的“战争”正在肆虐,已经成为燎原之火。(记者方立新、周家路、王献、易艳刚)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彩票app 重庆幸运农场购买 新疆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jcohenassoc.com 全安亭洋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